肖磊:全球股市大跳水的原因是大国博弈和货币危机

2018-10-12 10:30 商业 观点 159304 收藏

10月10日(昨天)巴厘岛会议期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报告,强调了一个数据,2017年全球债务总规模达到182万亿美元,较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高50%。

就在全球股市比赛跳水的时候,有一个会议正在举行,即在印尼巴厘岛举办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

这次会议外界知之甚少。因为并没有各国元首参加,讨论的问题也不是针锋相对的地缘政治问题。但市场绝对不能忽视这次会议,因为这是一次在中美金融博弈剧烈,美国正在考虑把中国列为汇率操国,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加速崩盘的背景之下,聚集的也是位高权重的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是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全球性最高级别会议

1

我跟大家举个例子。二战快结束的时候,各国就已经开始筹备如何做战后经济恢复,实际上真正决定战后经济格局的,不是 1945 年 2 月的三巨头领衔的雅尔塔会议,而是此前, 1944 年 7 月 1 日,44 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布雷顿森林镇召开的著名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会议宣布成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前身)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大机构,确立了美元对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权,构建了战后国际货币体系的新秩序

目前看,美国在不断的退出各类机构,包括北美贸易协定,甚至可能还会有 WTO 等,但美国对 IMF 的在意程度比较高,尽管对 IMF 非常的不满,但依然是最大的股东,在 SPDR 份额方面不做任何让步。因此,IMF 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地位依然比较牢固,而 IMF 和世界银行目前是为数不多的对中国十分友好的国际组织。

2

10 月 10 日(昨天)巴厘岛会议期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报告,强调了一个数据,2017 年全球债务总规模达到 182 万亿美元,较 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时高 50%。

如果你看到这个数据,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一次的危机,可能比 2008 年还要大。同时,世行行长表示,对全球债务水平持续上升非常担忧。当晚,美国股市暴跌,道琼斯指数重挫超过 3%,恐慌指数 VIX 飙升了超过 40%。

大家不要小看美股 3% 的跌幅,美股可不同于中国股市,美国股市如果出现 3% 的跌幅,就可以看作是信心丧失的暴跌,如果跌幅达到 5%,就可以理解为崩盘了。

影响全球资本信心的,除了地缘政治、贸易战等,另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权威机构的数据。

美国现在对 IMF 极其不满,原因是 IMF 受中国的影响较大,处处为中国利益着想。上一任 IMF 总裁卡恩,就是在极力推动 IMF 特别提款权 SDR 提升人民币份额的时候,在美国爆发性丑闻而诡异下台的。现任总裁拉加德也遭到过美国的多次质疑。

3

好了,我们再往下看。

就在 10 月 10 日美国股市暴跌之后,北京时间的第二天早晨十点半(今早),在巴厘岛开会的真正握有全球经济金融实权的人们开始发言和交谈了。IMF 总裁拉加德表态:“货币、贸易战对所有人都是有害的;中国已经让其货币提高波动性,对中国提升汇率灵活性表示支持。”

紧接着,美国财政部长“邀请”中国央行行长会晤,从新闻稿来看,只透露一点:“两人讨论了重要的经济问题”,从照片看,是非常理智和专业的交谈,是释放友好的交谈。

4

可以说,中美双方已经找到了对方的真正“痛点”,只有金融市场是真金白银的较量,不同于口水战。只是对于中国来说,股市这个痛点没那么痛,因为大家对股市的大跌都习以为常,而且实体经济已经具备了容忍度。美国则不同,美股重要指数标普五连跌已经成为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以来最长连跌,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业总统,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终于,特朗普发飙了,发了条信息:“美联储疯了,他们没理由这么做,问题就在美联储。”

要知道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是特朗普提名的,为此费尽心机赶走了耶伦,使耶伦成为近四十年任职时间最短的美联储主席。也就是说,一旦美股开始调整,特朗普就坐不住了,这是他最大的痛点,这个锅得有人背,不管这个人是谁。

5

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金融市场目前是全球真正的软肋,也许就在美股暴跌两周之后,中美就会坐下来好好谈,但这给投资者带来的伤害是难以恢复的。

我们再来回到 IMF 那个数据,自 2008 年至今,整个全球的债务增加了超过 50%。这个数据单独拿出来讲,确实是有问题的,因为在全球债务增加的同时,全球公共资产规模也在增长,只是增幅并没有债务增长那么快。但我看到的是,这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债务和资产之间的比例问题,而是一个常识和逻辑的问题。

债务和资产同时增长,如果在全球资产价格偏低的背景之下,是可以的,也大概率是良性的,问题在于,当资产价格足够高的时候,债务的增长就会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比如美国 2008 年为什么会出现次贷危机,就是看上去房价的上涨跟债务及利息的增长同步,但如果房价一旦出现下跌,整个市场就会崩盘,债务的上涨不可逆,而资产价格随时可以暴跌。

目前的问题正是如此,清偿债务的能力在减弱,因为全球经济增速疲弱。IMF 提出了明确的担忧,全球利率水平在升高,债务成本也在增加,且债务已经累积到足够大,增速并未放缓,这种情况下,公共资产价格一旦出现调整,全球债务危机就会迅速爆发。

6

全球债务的问题,几乎无解,如果中美两国没有产生对抗,全球竭力掩盖,这个软肋的暴露不会那么仓促和彻底,可能还会持续下去,因为至少法币战略性贬值这件事情,是可以稀释掉很多债务的,成本是全球民众一起承担,变化中寻找出路也是可以接受的。但问题是,中美两国已经没有共同的信任基础来干这件比较长远的事情,反而需要让更多对方的金融问题迅速暴露,使其变成博弈的工具。

高手之间的对决,其实就是寻找对手软肋,并实施攻击的过程,但问题的关键点是,中美的软肋,就是世界的软肋。中美博弈的结果,就是迅速刺破全球债务的泡沫,包括政府债务、企业债务、个人债务。

其结果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降低,对资产的反应就是抛售避险,想尽办法回笼现金,股市的大跌只是其中之一。更大的后遗症是,市场对其一切信用机制的怀疑和警惕将卷土重来,这意味着主权信用会遭到极大的挑战。主权信用是什么?很简单,主权信用的集中体现,就是法币。因此,货币市场将迎来一个历史性的变革期。

未来还会有 1944 年式的布莱顿森林体系吗?到底谁在影响和塑造着这个世界?国家的力量和意志就能代表未来的趋势和方向吗?

我们来看看各国政府最喜欢的一个经济学家,梅纳德凯恩斯的一段话。

他是这样说的:“经济学家和政治思想家的思想,不管其正确与否,都比通常所认为的力量更大,事实上,世界是由少数思想统治的。掌权的疯子只会道听途说,而且还是从若干年前的拙劣的学者那里获取的疯狂之念。我确信,既得利益集团的力量,比起思想的潜移默化的力量来,被大大地夸大了。思想的作用确实不是能立即看到的,而是要经过一段时间。因为在经济和政治哲学领域,并没有多少人在 25 岁或 30 岁还会受新理论的影响。所以,公务员、政治家、甚至鼓动者所运用的思想,一般不是最新的。但或迟或早,不论是好是坏,危险的是思想,而不是既得利益。”

7

凯恩斯确实做到了他所说的,用思想改变国家领导者,从而影响政策,目前全球 80% 的国家都在实施凯恩斯主义,用强有力的干预政策,在应对所有市场上出现的问题。

这使得在一段时间内,我们看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类发展趋势,就像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你根本看不出来苏联的计划经济到底有什么问题,反而美国的市场经济处在劣势。

既然思想是最重要的,那么要看清未来,就要找到能够影响未来的大师,以及他的思想。关于对人类组织关系和经济运行模型的讨论,有两个人不可或缺。

2007 年的时候,著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哈耶克的书《货币的非国家化》出版,这本书出版之后,有一个人可能读到了它,这个人叫中本聪,一年后中本聪写了关于比特币运行逻辑的论文,2009 年初第一枚比特币诞生。

在货币的非国家化里面,哈耶克大胆的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废除中央银行制度,允许私人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这个竞争过程将会发现最好的货币。

货币的非国家化之所以成为哈耶克最后一本经济学专注,其中一个原因是,他想在最后一本书里,指出最重要的一个经济问题。既然市场化是对的,任何领域都可以市场化,为何货币不可以。

其实哈耶克作为自由派的代表,拥有全球自由市场数以万计的追随者,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哈耶克仅仅是一个温和的自由派,是政府能够接受的自由派,如果他最早的学术就是提出货币的自由化,可能他就难功成名就,在所有经济模式基于主权信用货币的历史大潮之下,政府就不会给他很好的空间。所以货币的问题,留到最后说。

哈耶克也是一路成长起来的一个自由主义者,刚开始的时候,他甚至是一个国家主义者,他认为更多的公共产品需要政府来提供,强调政府的干预和强制性等等。而直到他遇到他的老师,米塞斯。

米塞斯何许人也,在奥地利经济崩溃的时候,凭一己之力拯救,可以说力挽狂澜,是奥地利学派的领军人物,有人甚至认为他可以拿五个诺贝尔经济学奖。

更有意思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米塞斯逝世一年后,颁给了他的学生哈耶克。因为对市场的理解过于激进,完全反对“公有制”而被视为全民公敌,米塞斯而后高傲的进入到了颠沛流离的状态。

8

米塞斯对自由经济的理解非常简单,政府的职责仅仅是捍卫生命和保护私有财产,也就是扮演好警察和法官的角色就可以了。

哈耶克几乎所有的学术成就,都基于米塞斯的结论,这一点哈耶克也没有否认过。米塞斯认为用“金本位”,可以解决政府乱支配的问题;也可采取货币的非国家化的方式来解决。哈耶克认为恢复金本位是不现实的,只要货币非国家化就可以解决问题。

当然,我不是来跟大家讨论学术问题的,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如果我们要建立自己的思考体系,正确的去分析未来市场的走势,就必须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

在竞争领域,市场经济已经胜出,但市场经济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因某种可避免的错误引起的周期性危机等等,这直接影响到个体的命运。那么未来市场经济的演化到底会朝着什么方向呢?有没有改进和变化的空间呢?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作为市场经济的典范,似乎有制度性倒退的嫌疑。

如果米塞斯和哈耶克的理论依然会得到市场派的尊重,在市场派占大多数的情况下,未来讨论两个问题就显得非常重要,一个是国家权力的边界,另一个是货币的非国家化。

为什么要讨论国家权力的边界呢,从这次中美博弈问题你就能看出来,其实两国都在用探索权力边界的方式,给对方制造麻烦,各国也都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无限的扩大权力边界,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国家和民族主义更加盛行。

至于货币的非国家化,可以看成是完成市场经济需要攻克的最后一道难关。2008 年金融危机后,诞生了比特币,这一轮危机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去国家化货币呢?很简单的一个数据是,就在全球股市跳水的时下,国际黄金价格却连涨了三天。

从这个角度讲,未来真正的危机,不是人们抛售资产回笼法币带来的资产价格暴跌,而是资产形态的货币化,货币的非国家化。

本文为作者“肖磊看市”,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本网站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

评论

共26条评论

查看更多

肖磊看市

在投资市场,获取有用的信息就像大海捞针,我每天用18个小时思考,用五分钟告诉你;这里是肖磊看市。

文章 粉丝


近期文章
7X24快讯 查看更多>
跳到顶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