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狂卷1000万后,一个空气币的“毁灭史”

2018-06-14 04:31 数字货币 商业 103854 收藏

在2015年,一个牛鬼蛇神都能发币的混沌时期,他们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卷钱的速度像龙卷风”,在币圈发行空气币,堪称实打实的暴利行当。

一位曾经的空气币项目方,向记者讲述,他们在短短几个月狂卷千万。

原以为走上了人生巅峰,却跌回谷底,一切归零。

在2015年,一个牛鬼蛇神都能发币的混沌时期,他们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误入歧途

2015年,在南京街边的小餐馆里,张南见到了许久不见的老同学李奇。

李奇初中毕业后,就早早辍学,闯荡社会。在社会经过一番操练,他能够灵敏的闻到,跟钱有关的“肉臊味儿”。

餐馆的墙壁被烟火熏得有些发黑,一口一口抿着白酒的李奇,眯着眼问张南,想不想发财?

张南的大脑兴奋得有些发懵。

“发财?”曾经对于金钱毫不在意的张南,完全变了。

想到那些欠款、债主,张南整个人就像泡在潮水里,胸口一阵一阵发闷。因为经营不善,自己开的设计室欠了30万外债。

李奇抠了抠塞在牙里的肉丝,笑着说:“我们一起发空气币,能赚大钱。”

“中国人太想暴富了,咱们抓住他们这个心理,他们爱听啥宣传啥,不怕忽悠不到。不怕你把牛吹上天,就怕你吹的不够大。他们砸锅卖铁也得支持我们发的空气币。”

这是张南第一次听说空气币,听完李奇的描述后,他明白了,这就是个骗人玩意。

想着知道自己在外面欠了巨款后,每日焦虑的父母,还有因为钱而频频争吵的女友,张南知道自己别无他路。

狂卷1000万

“我们发的空气币叫TWB,吸了1000万,圈钱的速度就像旋风一样。”

2015年3月,李奇拿自己的身份证注册了一个营业执照,花了一万块钱,在网上买了一个网站,淘宝卖家发来了白皮书模板。

没有人比李奇,更了解白皮书上编什么话,最能吸引期待着一夜暴富的人。

在江苏小镇长大的李奇,对于曾经红透亚洲的四大天王,念念不忘,为自己的空气币取名为—TWB。

张南负责网站的图片设计,以及运营工作。

每天在QQ群里,李奇疯狂加人,把关于天王币的信息,像撒种一样传给对方,一对一私发,疯狂的在各个贴吧里留言,吸引着“志同道合”的投机者。

当时国家尚未禁发空气币,发行了600万枚,众筹价格1毛钱,TWB迅速蔓延,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就有了2万注册会员,圈了60万钱。

640 (1).jpg

曾经在贴吧留下的痕迹

会员大多都是从资金盘(拆东墙补西墙,拿后面的钱补前面的钱)过来的投机者。

曾经资金盘骗钱的老套路,早就已经被众人玩烂,失去吸引力。虚拟货币这种新鲜事物,对于投机者的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TWB在我们的网站开盘后,账户里的流动资金,最高的时候高达1000多万。”但是李奇和张南并没有选择卷钱跑路。

李奇表弟,一直在县城里放高利贷,实打实的街头“赖皮”。看到发空气币如此吸金,让他们也为自己做一套。

收了李奇表弟3万块钱,又一个“标准的空气币模板”正式上线。

刚一上线,李奇的表弟就圈了16万粉丝,收到10几万的进账。

但是,当晚他关闭了自己空气币网站。

虽然QQ群里无数人骂爹骂娘,李奇表弟却无动于衷。

被骗钱的网友就建了个维权群,各种信息挖出来,贴到他们老家当地的贴吧上。

然而对于李奇表弟的生活,维权人的行为根本没用,他现在依然活得好好的。

钱迅速蒸发

李奇表弟卷了一笔小钱,李奇和张南却想靠TWB大发一笔,没有想到它仅仅过了3个月,就迅速崩塌。

本想着融资,把币价格拉高的李奇和张南,却没有丝毫的控盘能力。

张南告诉记者:“现在火币上刚上的币,你仔细观察,最初上线的时候肯定会破发。”

他补充道:“因为玩的人大多是从资金盘过来的,等你价格拉高一倍两倍,第一时间抛了,赚了一点钱后,迅速抽走资金。”

大量抽走的资金,会把整个盘子的价格拉低,而想要赚钱,你就得把盘的价格拉高,拉的价格越高,追高的韭菜就越多,割的就是他们。

然而,能力不足后续融资出了问题,李奇和张南的钱,并不足够拉高整个盘。

水平严重不足的二人,在发币众筹的时候,连锁仓都没有想到。看着客户抛币,把钱陆陆续续提走,丝毫没有办法。

张南感慨,如果把收割韭菜的的币锁仓一年,拿钱去投资。再回来拉盘,则会是另一番情景。

早在账户里进账百万后,李奇就和张南商量把网站关掉,两个人跑路,可是有贼心没贼胆。

想到再也回不了生养自己的县城,每天东躲西藏,甚至要漂洋过海讨生活,两个人就打消想法。

“去北京住地下室我都受不了,更别说那样的生活了”,张南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对记者笑着说道。

屡战屡败终散伙

640 (2).jpg

“李奇有一种神奇的倒霉体质,能够避开一切赚钱的项目。”张南对于自己曾经的合伙人进行了一番总结。

第一个虽然盘垮了,见识到发空气币的吸金速度,张南和李奇又众筹了第二个盘。

这个盘有了实体支撑了,两人拿众筹的钱开了一家饭店,然而饭店亏本,再次遇到了和上一次相同的情况。

2016年末,张南心灰意冷离开了南京,父母替他还了之前欠下的债。

“他打电话我听都不想听,总吹又拿了一个项目,接下来能赚多少钱,你有那个命吗?”张南暗暗嘲讽起昔日的合伙人李奇。

张南告诉记者,李奇和很多项目方大佬关系都很好,大佬会送币给他。

但他每次都会成功避开所有的赚钱机会。

每次项目方送他的币,他一看两三个月不涨就赶紧卖了,只要他一卖,这个币迅速以5、10倍的速度疯涨,他之后就感急眼。

“李奇这个人这辈子都不会踏踏实实工作,可是他又没有发财的命!”

对于自己曾经和李奇一起发空气币的经历,张南有着很多的遗憾。

记者询问他,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有勇气选择跑路吗?

“如果跑路了,一辈子回不来,离开亲人去异国他乡,真的值得吗?”他摇了摇头。

本文为作者“北纬31度”,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本网站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

评论

共19条评论

查看更多

北纬31度

区块链领域,一个神秘又强大的深度媒体.致力于为这个时代带来不一样的认知和启发.

文章 粉丝


近期文章
7X24快讯 查看更多>
跳到顶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