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陈李」狙杀战

2018-07-11 05:30 人物 深度 104276 收藏

陈伟星和李笑来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并且烧到了易理华、楼霁月、老猫、徐可等一众人身上。币圈的底裤,在这场战争中至少掉了一半。

尽管大多数人认为,这场战役是最近一个月才打起来的,但此事早在4月初就已有迹象。

4月8日凌晨,陈伟星连发两条朋友圈,一条说:「我从不收免费token帮站台,甚至冒着极大政治风险帮区块链大声呼吁,没想到一些币圈大佬却一直在用极恶心手段割韭菜。」

image.png

陈伟星朋友圈

另一条朋友圈中又说:「所谓币圈大佬,请早点擦干净屁股,哪天资产全部上链,你根本不可隐藏。」

据熟悉陈伟星的朋友透露,这番话其实就是在暗指「老一辈币圈大佬」,例如李笑来。

1、来自互联网圈的「币圈」新贵

相比起李,陈伟星在币圈资历无疑尚浅。

陈伟星之所以在币圈成名,源于去年那一波币价大涨。他手中的泛城资本看好历史机遇,盲投了几十家区块链项目。

「币圈老人们,一看人品好的,见面聊十分钟我就投,连白皮书也不看。」在今年2月接受「王峰十问」采访时陈伟星这样说道。

盲投、快速下手。这正是泛城资本能快速拿下币安这块肥肉的原因。后来,泛城资本成为了币安的天使投资人,而做事「磨磨唧唧」的红杉则痛失巨头。

7月9日,赵长鹏接受彭博社采访称,币安上半年收入3亿美元,日均交易量约15亿美元。此外,币安目前用户数量为1000万,预计币安2018年净利润为5-10亿美元。

按照港交所28倍多的市盈率来看,币安的估值应该为140-280亿美元(尽管BNB目前的市值仅为16亿美元,但按照赵长鹏的说法币安价值正被市场远远低估),超过了比特大陆120亿美元的估值。由于币安后续并未接受红杉以及IDG的A轮和B轮融资,泛城资本的股权并未得到稀释。假设泛城资本占币安股权为5%-10%,泛城资本在这场投资中的获利也有几十亿美元。

这是陈伟星发动战争的底牌。

2、「透明计划」与EOS之箭

陈伟星发动这场攻势的几把刀子,正是他手中的区块链媒体。

在泛城资本投资的区块链媒体中,包括链得得、火星财经和巴比特。这些媒体已经形成了区块链媒体的头部,也是陈伟星重要的发声渠道。

5月11日,在「王峰十问老猫」的社群问答中,陈伟星暗讽李笑来和老猫组织的基金会称:「有一种共识,叫欺诈性共识;所有帐都搞不清晰的基金会,对运营社群韭菜都是不合区块链精神的。我觉得现在太多的社群,基本的公共财富都没管好,奢谈共识啊,伪共识啊。我觉得现在社群的最大问题,就是组织者不照顾参与者。」

但在那个时候,陈伟星说话还是较为谨慎。他随后又补充道:「说实话,我真心觉得你们坚持那么多年,为整个区块链做了历史性的贡献,这个不是后来者随便能比的。我说的只是当前的问题,就事论事啊!」

到了5月28日,情况开始出现变化。这个变化就是由陈伟星、赵何娟、高琦在数博会上共同发起的「透明计划」。

据链得得报道,「透明计划」分别代表投资人、媒体和第三方政府研究机构,共同实现社区自治与社会监督,实现让募资更透明、交易更透明、资金流向更透明。陈伟星还在现场表态,以后将不会投资未实现透明的区块链项目。

这个计划正是陈伟星后来用来怼李笑来的关键。

陈伟星另一个射向李笑来的箭是EOS。

image.png

陈伟星朋友圈

5月29日,陈伟星在朋友圈称:「EOS堪称区块链毒瘤,毫无理想主义的极致炒作圈钱者,区块链共识的最大破坏者。1.募集近30亿美元,完全不知去向;2.ICO一年365天,不知投向与目的;3.DPOS过度中心化,技术漏洞百出与过度包装;4.绝大部分炒币与所谓超级节点来自国内,而超级节点本质是一群利益共同体的炒作;总之一个花几千万人民币就能搞定的技术真的有必要让大家炒的那么欢?」

而EOS正是李笑来曾在圈内大力吹捧,其创建的硬币资本大笔投资的项目。

5月31日,陈伟星又称:「EOS很有可能是区块链最大的风险,目前区块链圈最大的割裂也是这个问题。他还指出,EOS不是为解决问题和改变世界为己任的理想主义设计,而是一个贪婪的技术性营销设计。」

融资40亿美元、市值曾高达170亿美元的EOS,一旦如陈伟星所言,被证明是个「营销项目」,对李笑来和老猫的打击显而易见。

3、有争议的「教父」

李笑来在币圈内的争议太大了。

2009年,中本聪写下了比特币第一个创世区块,总量限定为2100万个。2011年,在「在花了半年时间将比特币研究清楚后」,李笑来一口气买下了2100个比特币,彼时比特币价格还不足10美元。

2013年,李笑来成立了「比特基金」。他手中的比特币数目也蹿升至6位数,成为了中国的比特币首富。

和一些赚到钱就退出的早期投资者不同,李笑来的影响力一直从最初蔓延至今。他大力吹捧的EOS成为了2018年最大的明星项目,融资规模达到了40亿美元。此外,李笑来的硬币资本还抓住了Zcash、量子链等回报率超高的项目。

在币圈,他有太多太多的散户粉丝,这与他畅销书作者的身份有关。一位散户粉丝称:「李笑来善于把复杂的道理说得通透,具有可操作性,这是我一直跟随他的原因。」

将李笑来称为币圈「教父」级别的人物,并不过分。

但他身上的争议性极大。这种争议性,正来自于陈伟星指出的「营销」。

在最近流露出的「李笑来谈话录音」中,李笑来这样介绍了他认为成功的币圈玩法:先造IP吸引散户流量,再圈钱买团队做事。这套玩法最大的争议在于币民们看大佬造梦给钱,而梦想能不能实现则是另一回事。

尴尬的是,目前几乎所有ICO形成的区块链项目都在落地期,因而无法证明梦想能不能实现。例如,硬币资本投资的不少项目都已经破发,虽然投资方自己赚到了钱,但散户血本无归;再例如,EOS估值虽高,却没有大的应用落地,BM也在关键问题上数次更改说法,这打击了币民持有EOS的信心。

Uber和Airbnb的早期投资人Jeffrey Wernick也称:「EOS只是营销上的成功,而不是技术上的成功。」

image.png

Jeffrey Wernick对EOS的看法

4、矛盾的螺旋:挑衅与反击

6月7日至10日是一个明显的分水岭。人们发现,陈李两人的关系彻底崩塌了。陈伟星挑起这场战斗。

7日,陈伟星在微博中称:「EOS与ETH的募资使用差别在于,EOS募集了40亿美元钱归他们自由支配,不承担任何对项目的责任;ETH募集了1840万美元明确用途,用于项目的开发。希望这个行业的人多学学Vitalik的理想主义改变世界,而不是学习某些贪婪的虚假‘首富’,一波一波的欺诈性的割新进行业的韭菜,把募集的资金放进自己的口袋!希望block.one未来能把募集的钱用不完的部分捐赠出来给所有‘相信’过的人。」

至此,陈伟星怼EOS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子弹对准的正是李笑来团队。

8日,陈伟星再次在朋友圈称:「Block.one募集了中国人几十亿美元却彻底撇清责任的「协议声明」,为啥不能质疑?第一个为EOS喊单的「比特币首富」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你们知道吗?「伪首富」发十几个项目,募集EOS放进自己的口袋,喊单起来再套现给自己,你们管过吗?‘伪首富’把募集的比特币打进了Just-dice赌场洗钱或者输掉,你们管过吗?」

陈伟星炮打李笑来成为了当日区块链媒体圈的头条。无数人向李笑来团队求证回应。至9日,李笑来终于做出了表态。

李笑来在微博转发网易财经题为《陈伟星惊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欠3万比特币且涉赌》称:「网易财经也这水平?奉劝陈伟星做好自己的打车链罢。之前很多人问我为啥不辟谣?学个概念吧:举证责任。现在举证责任在陈伟星不在我。」

image.png

李笑来的微博

14日,处于防守位置的李笑来开始反击。他发文称:「陈伟星其实是个伪创业者,虽然他一直以「快的创始人」自称,可事实上呢?吕传伟是干嘛的?陈伟星其实自己从未做过完整的事。陈伟星自己投的项目XMX就是空气币,白皮书是抄袭另外一个项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玉红也是XMX的投资人,此外他还是三点钟群的创始人。和陈伟星一样,玉红可被视为互联网边缘人物进军区块链的代表之一。在陈伟星开怼李笑来的前一天,玉红曾发惊人之语,称「EOS是史上最大的空气币和传销币」。

李笑来反击的战场后来扩大到了打车链。

6月29日,陈伟星团队在巴比特的乌镇峰会上宣布发布打车链;而就在宣布此事的前两天,李笑来参与的雄岸基金在杭州的区块链产业园中宣布投资车享链,投资规模达几千万美元。不过,截至目前,陈伟星或者泛城资本在车享链中的投资数目仍未对外公开。

5、血龙狂舞

这些暗搓搓的、有来有往的攻击仍在稳步进行。身价上十亿的大佬们之间的相互攻讦终有尽头,只是没人想到会被一份秘密泄露出来的录音给加快了。

7月1日晚,李笑来会客内部语音遭人泄露,在币圈社群疯传。整个谈话涉及以太坊、EOS、量子链、NEO、Ripple等多个明星项目的黑历史,更涉及到了李笑来对帅初、孙宇晨等币圈后起之秀的评价,尺度之大令人瞠目。

这份录音将李笑来身上的争议放大到了极点,一时间李笑来陷入舆论的风波之中,不少人猜测是否「有人在搞他」。老猫曾一度怀疑是离开硬币资本的易理华所为,后来易理华出面澄清,老猫也删掉了朋友圈中的内容。

此时,陈伟星发微博称:「好多人来问我是不是私下和李笑来和好了,这绝不可能。除非他公开申明支持透明化行业,不贪污并合理使用公共资金,我才愿意和他坐下来谈。李笑来一直说要起诉我指出他是骗子侵犯了他名誉权,结果自己放个录音出来自证骗子本质,赤裸裸的讲诉他的骗术逻辑:做网红、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高价销售给他们。」

image.png

陈伟星的微博

无人知晓这份录音的泄露是否和陈伟星有关。但是,在这么敏感的时点下,陈伟星不仅没有主动与此事撇清关系,反而仍然要求李笑来支持他的「透明计划」,这加大了外界对他的猜测。

此外,原本和硬币资本关系密切的易理华、楼霁月也纷纷参战,只不过站到了陈伟星那一边。易理华曾经在朋友圈说:「李笑来这人就那样,早就叫陈伟星不要理李笑来了。」

这样的态度引来了李笑来随后的打击。不久,李笑来就发文称,易理华之所以离开硬币资本,是因为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此事有人证和物证),而且是他自己选择‘安静地离开’。

形势愈发混乱。易理华立刻在朋友圈中否认做老鼠仓,并和李笑来投资的ONO项目负责人徐可撕了起来,称徐可曾「陪投资人睡觉」。而徐可选择了报警,反击称「易理华和朱潘投资的Meta是个骗子项目,其声称的创始人victor fang完全不知情,恳请有关部门建立行业监督,肃清行业骗子」。

7月9日,北纬31度等媒体爆料楼霁月,称楼霁月的父亲是浙江某家银行的行长,房产抵押是他利用职权之便进行的。房产抵押原本是给企业准备的经营贷款,楼父这样做属于严重违规,一套房抵1000万的金额也过高。

此外,李笑来还通过微博连续「预告」对陈伟星的反击,包括向全网公开其「我跟老百姓说一说我们要做区块链,大家都觉得应该听的,所以很容易被搞定」的录音,以及一份自爆「签过许多份假合同,从银行里诈骗几亿美元的录」的录音。

李笑来尚未公布陈伟星的桃色事件,但在已有的爆料中,李称陈是个「吃软饭的」,并且和「赵小姐」「汪小姐」有着扯不清的关系。

经过连续三个月的战斗,币圈终于三观尽毁,底裤掉光。李笑来和陈伟星都成了双方口中的「诈骗分子」,易理华成了「做老鼠仓,投资假项目的」,楼霁月发财致富靠身为银行行长的父亲非法抵押房产,徐可成了陪睡的。

没有一个是好人。

6、陈伟星的撤退

厮杀带来的是两败俱伤。但李笑来的料可能更加触及到了陈伟星一方的痛点。7月7日以后,陈伟星一方就停止了攻势,甚至变成了沉默方。

7月9日,在接连放出陈伟星的猛料和预告后,李笑来宣布退出雄岸基金合伙人。ONO的徐可则在李笑来10日的一则微博下留言:「李笑来昨晚宣布退出雄岸,意思是干cwx了?」

image.png

李笑来的微博 

cwx,意指陈伟星。再明显不过。

此外,在这三个月的纠缠中,陈伟星怼出了币圈一堆的故事,将自己、楼霁月、易理华、李笑来等人的丑闻都曝光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若此事引发监管的注意,必将在币圈掀起一场地震。因此,这件事不光光是影响到了李笑来的利益,还影响到了许多其他大佬的利益。

7月10日,火星财经的社区中流传出了知名投资人郑刚怼陈伟星的话。在这场对话中,郑刚质问道:「你能少作一点么?到时候把行业搞没了,自己也进去了,有必要么?现在在坐的哪一个能清清白白明明显显绝对遵守国家法律?」

陈伟星对此闪烁其词。事实上,圈内的人都很清楚,这个答案是无解的。双方交谈不久后,陈伟星就选择了退群。

至此,让我们来分析一下陈伟星念念不忘的「透明计划」。

「透明计划」是在5月末在数博会上发起的。发起人一共三位:陈伟星、赵何娟和高琦。然而,这三位在圈内都是「新贵」,根基谈不上稳固,并且也并不代表政府。其中,高琦是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泰尔英福副总裁,但他代表的也仅仅是第三方政府研究机构,并不代表信通院,更不代表工信部。

也就是说,「透明计划」背后并没有强大的政府背书。

在「透明计划」发起后,该计划也未迅速得到圈内大佬的响应。如果不是陈伟星一直怼着李笑来让他接受这个计划,在纷杂的币圈,估计到了六月份这件事就被人忘光了。

年轻的新贵想让年老的教父接受他制定的规则。年老的教父说:「不。」李笑来显然看穿了,这个圈子没有什么透不透明。要赚钱,在这个圈子内就必须还得是老一套。——除非陈伟星不赚钱。

但是,结合陈伟星发家的历史来看,陈伟星绝非不想赚钱的人。陈伟星高调宣称要做的VV Share选择了发币,而且是1000亿个。

就像郑刚怼陈伟星所说的那样:「你发代币你不做市值维护么?你维护了你就和割韭菜说不清楚了。都别得瑟。」

大实话。

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们也不妨等着看接下来的故事,反正币圈已经被炸了个血肉横飞。但大致逻辑,正是如此。

本文为作者“31QU”,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本网站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

评论

共28条评论

查看更多

31QU

31区专业区块链媒体。

文章 粉丝


近期文章
7X24快讯 查看更多>
跳到顶
正在载入...